1 2 3 4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龙港镇兴贤路288号

邮编:325802

电话:0577-64208592

24小时业务经理:郑先生 13958777625

网址:www.goodprint.cc

当前位置: 主页 > 畅销书 >

畅销书值得读吗?它们是怎么成为畅销书的?

时间:2020-07-30 09:0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回答问题之前,我想引述阿来最近在南方周末上的一段访谈(链接:疯狂的虫草, 疯狂的松茸和疯狂的岷江柏 专访作家阿来):

  南方周末:《尘埃落定》是1994年写好的,为什么中间放了三四年才出版?

  第三个理由更荒唐。1990年代市场化刚刚开始,出版机构说你写这个是纯文学,现在老百姓不读纯文学的书了。你怎么知道老百姓不读这种书?现在《尘埃落定》正版加盗版好几百万了,谁在读?

  今天我们社会上那些乱七八糟的阅读,首先不是读者造成的,是出版界的那些庸俗的人造成的。他们自以为是地揣摩读者的需要,大量生产那种下三流的作品。总喂人这种东西,当然导致阅读趣味的下降。现在我们看见了,我们如何把一代一代的读者喂成了现在这种样子。

  1、阿来认为,“出版界那些庸俗的人”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读者在读什么,以及什么书可能成为畅销书。

  庸俗的出版界通常使用的办法和电影营销商差不多。1、起一个看起来很好卖的书名/电影名。2、请一堆名人加持作序、写推荐/加盟做配角;再把这些大名字印在腰封上/把大头像印在海报上。3、豆瓣、京东、当当、亚马逊刷销量和评分/豆瓣和各电影网站刷评分、造假票房。

  关于腰封可以多说几句。豆瓣有个“恨腰封”小组,你们最讨厌的腰封在那儿基本都能找着。

  结果对方淡定回答:“梁先生我们很尊重你,但您真以为全中国只有你一个人叫梁文道吗?”

  小王子和腰封有缘。前两年针对腰封最大范围的一次围攻,就出在李继宏版的《小王子》身上。《小王子》原著是法文,李继宏是英文译者。这本书的腰封上写着:“迄今为止最优秀译本,纠正现存56个版本的200多处错误”。

  李继宏版《小王子》是果麦出品。这本书到2016年10月,卖出去了200万本。

  这时候,必须祭出“青春版《红楼梦》”了。(因其封面为红色,以下简称“小粉红”)。

  那么到底是历时多少年打磨的牛逼版本,可以打败过去长达225年的《红楼梦》出版史呢?官方介绍是:

  而且这三年和新世相还没什么关系,因为新世相太新了,活在这个世上还不超过一年(或者一年多?)新世相的合作方是谁呢?果麦。没错,就是那个出版了最优秀的《小王子》,又出版了最优秀的《红楼梦》的果麦。

  虽然“小粉红”的广告词里,大言不惭地说:“我希望试试看,《红楼梦》能不能在现代城市,重新流行起来?”

  但是《红楼梦》的畅销,显然和果麦、新世相没有半毛钱关系。截至2015年,仅仅人民文学出版社一家卖出去的《红楼梦》就有700多万套。所以,告诉我,什么叫做“重新流行起来”?

  阿来的《尘埃落定》能卖几百万本,首先因为它得了“茅盾文学奖”。中国的茅盾文学奖,国际上的诺贝尔文学奖和布克小说奖,还有科幻界的雨果奖,纽约时报的书评推荐,这些认定都可以促成一本书的畅销。

  “ 4年前,在伦敦街头,毕飞宇听说自己得了茅奖。最初这个好消息并没有搅乱他的心绪,但其带来的影响令他始料不及,“我对自己的作品市场有预期,我从来就不指望卖得有多好,作品最高销量也就10万册。”但在2011年,他以《推拿》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之后,这本书当年销量即突破15万册,今年正向40万册的大关挺进。而在获奖前,《推拿》4年卖了48000册。”

  凭借《额尔古纳河右岸》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的迟子建,也和毕飞宇有同样的感受,“在得奖之前,这本书发行大概是四五万册,得奖之后,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专有出版图书,加上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茅奖系列书系发行,累计已有30多万册。”

  在《北京遇上西雅图2》之前,译林出版社《查令十字街84号》销量是10万上下。

  总结下来,前者靠实力,后者靠运气。然而归根结底都是靠运气的,毕竟,得奖也需要靠运气(不服的话,想想小李子)。

  像《尘埃落定》这种畅销书,值得读。类似公认畅销的书,还有《百年孤独》、《白鹿原》。

  各种世界畅销书榜单上,必然在列的是:《圣经》、《古兰经》、《xxx语录》。这类书涉及宗教和政治,不讨论。

  看了一眼2016年的作家富豪榜,榜单上前20名,我读过江南、郑渊洁、杨红樱、南派三叔、张嘉佳、刘慈欣、刘同、龙应台、金庸、张皓宸、郭敬明。

  这些人里,值得一读的也许只有金庸、刘慈欣。值得半读的是龙应台、郑渊洁(半读的意思是,在一定的年龄段可以看看,类似的还有“哈利·波特”系列)。另外,江南和南派三叔用来消磨时间是很爽利的。可见,以我的趣味衡量,畅销书里有价值的连一小半都不到。

  当然,和电影一样,不是所有票房大卖的电影都是垃圾,也并非所有文艺片,都有高冷的资格。

  这类畅销书怎么成为畅销书,这是一位作者朋友给我的启发:畅销的书,作者一定要从一开始就希望它很畅销,否则,畅销的概率很小。他要认真琢磨读者的需求,不会自私地塞进去只表达自己、只关注人的生存和精神困境而使读者或莫名其妙或痛苦纠结或迷茫无助的东西,他会努力动用一切手段来吸引、留住阅读,满足人们所欲寻找的快感,畅销书应该像油炸食品和可乐一样友好。这不知是一个原则,而且是一种执念,然后,再有这方面的才能,加上好的际遇,于是,事情就成了。

  畅销书值不值得读?很难回答。我不看畅销书,这只是个人选择而已,我会选择令我纠结痛苦的书,这类书的作者都不大考虑销量,也都领教过市场的冷漠回应。读畅销书所获得的那种快感,我大多从电影和电子游戏里找——我只看商业片儿,不看文艺片,只玩打打杀杀的游戏,不玩文明和纪念碑谷。那么,我该因为自以为比读畅销书的人“有品味”而嘲笑他们么?看书又不是为了嘲笑别人。这种嘲笑,就和那些衣着入时的人嘲笑我穿牛仔裤配皮鞋或者穿秋裤一样无聊,我估计,他们的名牌包里没准儿正有本大冰老师的新作。不过呢,也许有点儿得意:他们在体验人创作出来的精良和高明方面,花费得比我多多了。

  如果您需要消遣和放松,希望通过阅读这个动作享受别人为了取悦你而付出的勤劳,就应该读读畅销书。但是我相信您也许也会有体验沉重纠结的精神需要,那些需要,可以通过音乐、美术或是电影获得,如果通过服饰获得,那就多买自己承受不了的,披挂在身上,心里会很复杂。

  畅销书里,按照我个人定义,好书的比例不大,但畅销书不等于坏书。传递错误的知识和扭曲的价值观的才是坏书,包括我上学时学到的有些课本。

  因此,我们不能随便就下结论说,一本畅销书到底是好,或者不好。到底是该读,还是不该读。

  “雄狮头顶有一对黑丝线绣的蝙蝠展翅飞翔。左首旗上绣着“福威镖局”四个黑字,银钩铁划,刚劲非凡。”

  没错,这个选段来自于金庸先生的畅销作品《笑傲江湖》,先生通过描写林家的气派宅院,并以和煦的春色春情形成反衬,暗示这豪门大院即将因家传的《辟邪剑谱》招致灭门。

  虽然金庸先生已于2018年去世,可他的作品魅力不减反增。仅在2018年10月30日一天里,其作品销量环比的增长超过120倍。

  畅销书又叫做bestseller,最先起源于美国。它最主要的特点,是非常符合当下人们的阅读口味,读者受众群广。比如英国作家J`K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和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的《了不起的盖茨比》。

  虽然很多作家都公开透露过自己靠写作挣钱的秘密。可是,我们却没有机会知道,那些写出畅销书的人,都遵从自己的建议了么?有没有谁,是靠听从了这些建议而获得了成功?写作到底有没有黄金法则?有没有必胜的技巧?

  当两人还是文学界的无名之辈时,他们的名字在封面上占比很小,因为没有名气,所以名字不是书的卖点。

  可当两人已经出版过一本畅销书后,名字就会印得大一点,为的是用名气来吸引读者,提高新书的购买率。

  本·布拉特在搜集和研究这些写作样本时发现,每一本畅销书,都会有一个伟大的开头。这些开头或多或少都符合以下三个法则。

  很多作者都会在全书的第一段中选择使用长句子,因为可以在里面放置更多的信息。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查尔斯·狄更斯《双城记》

  然而,并不是所有畅销书的作者,都喜欢用长句开头的。比如斯蒂芬·金最推崇简明直接的开头。以加缪《局外人》中的第一句为例,“今天,妈妈死了。”用法新颖,简短而有力量。

  像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开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简·奥斯汀在《傲慢与偏见》里的开头:“凡是有钱的单身汉,必定需要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还有小仲马在《茶花女》里的开头:“我认为只有深刻地研究过人,才能创造出人物,如同只有认真地学习了一种语言才能讲它一样。”

  这三部小说的开头都使用金句,不仅切合小说主题,足够发人深省,而且还有画龙点睛之用。

  再者,也暗示读者可以跟随作者所提出的疑问,在阅读的过程中寻找答案。比如加西亚·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里的开头,就连续设置了三个悬念,为什么上校要去看冰块?为什么他要面对行刑的队伍?为什么在此时此刻,他会想起父亲?当年的那一个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终生难忘的事情?

  还有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在第一句中就提到了几个疑问:为什么老人会孤独地钓鱼?为什么就算一条鱼也没有钓到,他还是坚持了八十四天?在这八十四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就是说,让这些句子进入榜单的,是那些出乎意料、令人记忆深刻的文字魔力。三、畅销书写作的四大用词法则

  为什么要这样子呢?著名作家恰克·帕拉尼克曾经在自己的文章中提到:“不要写角色知道什么事情,而是写出细节来让读者自己去了解。不要让角色需要什么东西,而是对这样东西进行描绘,让读者产生需要的感觉。”

  我们不妨以畅销书《失恋33天》中的一段描写,来看看作者是如何使用这四大用词法则的。

  “亲眼看到我的男朋友挽着他新欢的手,在新光天地里试喷香水的那一刻,世界‘噌’的一声,变得格外面目可憎。”

  但是,通过大数据的收集和分析,我们得以看到了作家的写作指纹和畅销密码。我们第一次尝试从另一个视角来理解和描述艺术。在大数据的揭示下,我们从自己喜欢的航速和敬仰的作家身上,找到了以前没有发现到的,值得自己学习和借鉴的东西。

  如今,出书写书已不再是难事,但还是有一部分人,想写一本属于自己的畅销书籍。那么,究竟什么样的书籍才能称得上畅销?畅销书籍又有什么样的普遍特点呢?

  美国许多著名杂志的撰稿作家本·布拉特以大数据的方式,分析了1500部经典文学作品,他还将上万部网络小说列入分析的范畴,从各角度分析各种文学作品的特点,探索出有关于写作的各种奥秘,并将这些数据的最终结果全部收录在这本《纳博科夫最喜欢的词》。

  很多人都认为,深奥的作品容易畅销,实际上越简单的作品,越能成为畅销的作品。

  陶行知也曾经说过:“文章好不好?要问老妈子,老妈高兴听,可以卖稿子。老妈听不懂,就算是废纸,送给书呆子。”畅销的作品也都有类似的特点,文章内容通俗易懂。

  著名儿童文学家苏斯博士的作品可谓是家喻户晓。即使在我国,很多家庭也为孩子们购买了经典原版的苏斯博士系列绘本。其。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ICP备案号: 技术支持